--- 北京资深刑事辩护律师贾永发
法律热线:
文章详细

关注:请客刮奖

发布时间:2018年7月18日 北京资深刑事辩护律师  

遂川县一乡邮政所邮递员刘华明请同事刮奖,并口头约定若中奖,奖金一人一半。偏巧,同事刘梅莲的女儿就中得10万元奖金。随后,刘梅莲母女不肯兑现奖金“一人一半”,坚称彩票是她们买的,只是当时没带钱,属于“赊账买彩中奖”。今年4月1日,经吉安市中院调解,刘梅莲支付给刘华明3万元中奖款。
  据省高院民二庭有关负责人透露,此案是我国首例因“请客刮奖”引起纠纷的案件。
□事件:
  请同事刮彩票意外中奖10万元
  遂川一乡邮政所邮递员刘华明,在营业大厅负责代销中国体育彩票。
  2008年7月5日上午,刘华明买了一些中国体育彩票,没想到中了500元。当天中午,刘华明在单位食堂吃饭时,迫不及待地将这一喜讯告诉了同在一桌吃饭的人(妻子肖燕、同事刘倩、王英、刘梅莲和她女儿李芳芳)“祝贺你,你一定要请客!”一位同事说。“没问题!”刘华明爽快地答应了。他还随口说:“要不这样,我出钱请你们刮彩票。谁刮到了奖,所得奖金就和我对半分。”
  当日15时左右,刘华明兑现请客承诺,请王英、刘倩刮彩票,两人中了一些小奖。过了一会儿,刘梅莲和女儿李芳芳也来刮奖。刚好在这时,有人来找刘华明有事,他就出去了一下。
  这时,李芳芳所刮的这张彩票竟然中了10万元大奖。肖燕一见十分高兴,赶紧拿着彩票去找刘华明。
  为索一半奖金将同事告上法庭
  当天19时左右,刘梅莲来找刘华明。刘华明满以为刘梅莲是来和他商量分配奖金一事。没想到,刘梅莲只是将购买彩票的20元还给了刘华明。
  “我是请你们刮,不会收你的钱。”刘华明一边解释,一边把钱还给刘梅莲。
  但双方谁也没要这20元钱。
  “没想到她说,彩票是她个人买的。”刘华明要求按当初的约定兑现中奖承诺(即五五分成),但刘梅莲一再表示大奖是自己女儿刮中的。
  2008年7月7日,刘梅莲凭着手上的彩票领取了税后奖金8万元。刘华明要求分得奖金4万元,被刘梅莲拒绝。此后,刘华明多次找到刘梅莲协商,均无功而返。
  为讨一个说法,2008年10月30日,刘华明将刘梅莲母女告上了法庭。
  □焦点:
  是请客刮奖还是赊账刮奖?
  此案的争议焦点在是“请客刮奖”还是“赊账刮奖”。
  在法庭上,刘华明陈述了自己请客刮奖的事实,而刘梅莲则坚称:“以前一直是先刮奖再付钱。自己与刘华明之间存在赊账刮奖的交易惯例。”
  庭审中的一个细节是——当法官问刘梅莲中奖后为何不付钱时,刘梅莲回答:“我当时身上没带钱。”
  法官追问:“不带钱买彩票是为什么?”
  刘梅莲没吭声。
  但刘华明的辩护律师冯卫华却在法庭上向法官递交了两份证人证言来证明是刘华明请客刮奖。
  □调解:
  被告支付原告3万元奖金
  遂川县法院审理认为,刘华明中奖500元后,要请客刮奖,并约定如果有人中奖,奖金一人一半。当时刘梅莲也在场,应视为刘华明发出要约。当日下午,刘梅莲听说王英被请去刮奖,在未带资的情况下,与她女儿李芳芳一起前往邮政营业大厅刮奖,应视为同意要约的意思表示。对于其辩称“是在刘华明处赊账刮奖”,但其事先并未与刘华明约定赊账刮奖,因此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所得奖金应按约定进行分配。刘梅莲领奖后,不按约定支付刘华明奖金,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根据《合同法》有关规定,今年年初,法院判决,被告刘梅莲母女给付刘华明、肖燕彩票中奖款4万元。
  一审宣判后,刘梅莲不服判决,上诉至吉安市中院。
  今年4月1日,经吉安市中院组织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在财产保全解除之日,刘梅莲等人支付给刘华明和肖芳3万元中奖款。
  □法官:
  “赊账刮奖惯例”说法无有力证据
  承办此案的法官表示,刘华明和肖燕均陈述,对同一桌吃饭的全体同事表示:“请客刮奖,奖金一人一半。”而刘梅莲则称在一起吃过饭,并称没有听到刘华明“请客刮彩”。但刘梅莲提供的证人王英的陈述,却和刘华明以及肖燕说的一致。
  “况且,在刘华明事先已请了同事刘倩、王英刮奖的情况下,他没理由不继续请刘梅莲刮奖。”承办法官称,对于刘梅莲辩称的有赊账刮奖惯例的说法,没有有力证据给予证明。
  “另外,从刘梅莲支付20元给刘华明的实际情况来看,也可确认应存在请客刮奖的事实。”在大奖一刮出,刘华明就要求分得一半,刘梅莲没当场否决,当时也没支付20元的彩票款,而是在当日17时左右才要求把20元付给刘华明。
  “这与常理及日常生活经验不符。若刘梅莲不是被请客,当刘华明提出分一半的要求时,她一般会立即拒绝,并会把20元支付给刘华明。”承办法官说,因此,本案事实应是刘华明请客,李芳芳刮中大奖。
  □说法:
  附条件的请客刮奖是一种法律行为
  “一般的请客并没发生民事法律效果的意思表示,也不会产生法律效果,属于一种‘好意施惠行为’。”16日,审理此案的吉安市中院民二庭副庭长欧阳骥在接受采访时说,本案中的请客刮奖与一般请客不同,因为它附了一个条件(若中奖,奖金一人一半),使得刘华明的请客变为一种法律行为,应视为向同事及相关人发出的要约。
  在当日,此要约明确撤销之前,对当时在场相关人应有效存在,同事刮奖是以行为作出承诺的意思表示,也就是同意“中得奖金一人一半”的约定,在同事与刘华明之间建立了刮奖合同关系。
  对于一审判决,冯卫华称,承办此案的法官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针对原被告双方说法不一致,均不采纳,而是巧妙地运用了证据排除法,抽取了法院能认可的事实,运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并充分利用了日常生活经验和经验法则进行断案。
  □提醒:
  彩票纠纷发生后要做好证据“保全”
  “死要面子,活受罪。”冯卫华分析认为,大多数彩票纠纷案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当事人双方碍于面子,只有口头协议,缺少直接的书面证据。法官在审理这类案件中,也感到十分“棘手”,往往只能是凭经验法则或日常生活常理断案。
  那么如何防止纠纷的发生呢?冯卫华认为,首先销售彩票的业主应严格遵守先付钱再中奖的规定,对于“赊账买彩”最好签订书面协议如没有书面协议,尽可能注意保存并搜集3人以上的证人证言,还应及时让证人写书面证据,同时做好电话录音。
  “一旦出现纠纷,当事人可通过双方比较信赖的人做调解工作,同时做好现场录音录像,达到固定证据的目的。”冯卫华表示,“让双方要站在对方的角度上考虑问题,给予一定的让步。这不仅能及时地化解纠纷,更重要的是,恶意侵占彩票奖金的一方面,对熟人可能会表露出一些蛛丝马迹,这对法官断案很有帮助。”
  16日,省高院民二庭有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此案是我国首例因请客刮彩引起纠纷的案件。(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All Right Reserved 北京资深刑事辩护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8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3910999085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